關於部落格
  • 116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[轉載] 本能寺之變 - 惡搞版

(接上篇)此时,本能寺内的信长也因为刚才的爆炸大为震惊:"发生了什么事?本·拉登的恐怖袭击吗?"
织田军士兵:"不好了,右大臣大人!日向守*明智光秀大人谋反了!!叛军已经打进本能寺来了!事态紧急,我先逃命去了!"说完头也不回地逃走了.
 织田信长:"什么?!……这样啊……"
森兰丸大惊失色:"啊!不得了啦!我们被包围啦!!啊!!!完蛋啦!!居然还是明智光秀!我们会死得无比的惨啊!啊!怎么办啊!!!"
织田信长:"吵死了!安静点!兰丸!"
森兰丸:"可是……可是我们的士兵本就不多,现在又跑掉了不少……这下完蛋啦!555555……我还年轻,还不想死!!"
织田信长拿出一把刀:"你很吵哎!兰丸!把这个拿去!"
森兰丸:"啊!这是……信长大人的爱刀——长船太刀?"
织田信长:"好了!出去战斗吧,兰丸!男人即使是死,也要光荣地战死沙场!"
森兰丸流着泪答应了:"啊!我明白了!我要挥动它,为信长大人奋战到死!"
织田信长:"好样的,兰丸!你终于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!"
森兰丸:"那我这就去了!那么信长大人您……"
织田信长:"你快点去吧,不要管我!我在这里找找有没有地道、暗门之类的,这样我就可以偷偷地逃走了……"
森兰丸:"信长大人……"
偶像就是这样倒塌的……

森兰丸奋力冲上一处屋顶,迎面而来的便是明智军第一猛将、人称"鬼武者"的明智左马介秀满!
森兰丸:"左马介!你 为什么要背叛信长大人?!"
明智秀满:"为了正义,为了大地的爱与和平,为了明智光秀大人!虽然我不清楚光秀大人的想法,但既然光秀大人要信长死,我也就不能要他活!"
森兰丸:"还真是乱七八糟的理由……我不会让你通过的!!月轮斩!"
明智秀满轻松闪过:"这么慢的剑法对我是没用的!"
森兰丸:"可恶!这把刀比我平常用的要重!真不习惯!"
明智秀满:"你到地狱里去习惯吧!为了正义你去死吧!正—义—寒—冰—斩!!"
森兰丸大惊失色,想闪开已经来不及了,他本能地闭上眼睛,等待死亡的降临.
数分钟后.森兰丸:"死亡……为什么一点感觉也没有呢?(睁眼)恩?人呢?"
出人意料的是,刚才还在放超必杀的明智秀满,此时却消失得无影无踪,就像从地球上蒸发了一样.
森兰丸:"这到底是……"
对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约百米开外的地面上,明智秀满正向一个忍者举刀乱砍:"你到底是谁?竟敢阻止我伸张正义!看刀!"
服部 半藏一边躲避一边解释:"不好意思!我是德川军的忍者,刚才那是拉错人了!我本来是想救森兰丸来着……"
明智秀满:"那也同样不可饶恕!邪恶的家伙你去死吧!正—义—闪—雷—斩!"
服部半藏:"忍者守则第5条,忍者不作无意义的战斗!……忍法*土遁之术!"钻入土中消失.
明智秀满:"可恶!又被逃走了!"

屋顶.森兰丸正准备离开时,一个身影跃了上来:"小次郎!我终于找到你了!"
森兰丸:"恩?"
来者是个手持双刀的大汉:"找得我好苦!连个地图也不给我!原来所谓的‘炎流岛’就是起火的本能寺啊!这可难不倒我天下无双的宫本武藏!哈哈哈哈!"
森兰丸:"那个……你在说什么啊……"
宫本武藏:"佐佐木小次郎!和你约好的决斗我是不会逃避的!二天一流*回旋斩!"
森兰丸拼命挡住:"可恶!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小次郎!我是森兰丸!"
 宫本武藏挥刀连砍:"哼!我见过的人绝不会忘记的!看刀!"
森兰丸连续抵挡:"你、你一定是弄错了!"
宫本武藏放声大笑:"哈哈哈!很顽强嘛!不愧是我的夙敌!不过,这一招下来你一定会完蛋!二天一流最终奥义……"武藏一跃跳到半空,双剑上出现了可怕的火焰,急速冲杀下来:"飞翔烈焰斩!!!!"
森兰丸:"啊!好可怕的杀气!怎么办?……这长船太刀的奥义到底是……啊!我看见了!空气与武藏的斗气碰撞产生的风的空隙!只要顺着它砍下去的话……风——之——伤!!!!!"
宫本武藏:"什么?!这是……"
石破天惊的一击!!!!!
当一切平静下来,森兰丸的尸体静静地躺在地上,而宫本武藏则安然无恙.
宫本武藏:"佐佐木小次郎啊……你脑袋短路了吧?风之伤是铁碎牙的奥义,不是长船太刀的!算了!果然我是天下无敌的啊!哈哈哈哈!’宫本武藏狂笑着离开了本能寺.
那么……此时真正的佐佐木小次郎在干什么呢?

真正的岩流岛.佐佐木小次郎还在等待:"可恶!武藏那个白痴怎么还没来?难道是怕得不敢来了吗?恩?天色不太好呢,要下雨吗?
暴风雨.佐佐木小次郎:"还真快……啊!船被吹走了!总之快找个山洞躲下雨先!"
山洞中.佐佐木小次郎:"可恶!冷死了!出去以后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宫本武藏是个胆小鬼!"
突然在小次郎身后传来了一声熊吼!
佐佐木小次郎:"这声音……难道……啊!是熊!居然还是白熊!!这本书的作者一点地理常识都没有吗?见鬼!不过,这没什么可怕的,我可是名动天下的名剑豪佐佐木小次郎啊!不就是头熊吗?真奥义——秘剑*燕返!!!!"
白熊:"嗷———"
……佐佐木小次郎死于岩流岛.
谁、谁叫他骂作者来着……

 一处庙堂中,正在寻找地道的织田信长遭遇了明智光秀.
明智光秀:"咿呀哈哈哈哈~~信长!终于让我找到你啦!我敢保证,今天会是你最‘快乐’的一个夜晚——也是死的夜晚哦!"
织田信长:"哼!我对你的死相也很有兴趣呢!光秀!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?"
明智光秀:"其实也没什么,我等这一天好久了呢!只不过本愿寺那家伙的钱最近才到位而已!"
织田信长抢先出刀:"……和你这种人真是没什么好说的……去死吧!"
明智光秀很快闪过:"飞天欲贱流*总想闪!"
织田信长的追加攻击:"再看刀!"
明智光秀再次闪避:"飞天欲贱流*总在闪!"
织田信长:"哼!闪得倒蛮快的嘛!不过只会闪避是不能打倒我的!"
明智光秀:"嘿嘿……不只是闪避哦!"
织田信长猛然发现身上的两处刀伤:"啊!这是什么时候……"
 明智光秀:"我这两招必杀是一种闪避后迅速发急的剑法!你现在中了我剑上的毒啦!你在240年之内就会全身溃烂、七窍流血而死啦!换句话说——你已经死了!咿呀哈哈哈~~"
织田信长:"什么!?你剑上居然有毒?可恶……难道这次真的不行了吗……等等,240年?……无语,什么垃圾必杀嘛!"
明智光秀自顾自说话:"啊,不过呢,我还是觉得亲手杀掉会比较有趣呢!接招吧:飞天欲贱流*血刃乱舞!"
织田信长:"来得正好!秘技*闪雷拳!"只见信长右手用刀架住光秀的剑,左手猛力一击,明智光秀倒地.
明智光秀:"啊,大意了!不过,仅仅一拳可打不倒我!恩?什么?!为什么我不能动弹了?"
织田信长亮出左手上的东西:"你看这是什么?"
明智光秀:"迷你电击枪!"
织田信长:"没错!我的秘技*闪雷拳是一种用右手的武器抵挡敌人进攻,左手掏出电击枪打倒敌人的一种格斗技!"
明智光秀:"可恶,这也算格斗技吗?"
织田信长:"在电击的威力下,你几分钟内都无法行动了!是让一切结束的时候了,光秀!"织田信长挥刀砍去,就在这时——
信长觉得自己的后衣领被什么东西挂住了,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的在空中不断后退……
这个情况……貌似刚才也看到过,这么说的话……
当信长落下时,发现早已远离了刚才战斗的庙堂,而 到了一处庭院之中,看来也在本能寺之内,而他身边正站着一个满身泥土的忍者.
果然……
织田信长:"你是谁?居然敢阻止我砍杀叛臣?"
服部半藏:"不好意思!我又拉错人了!我是德川大人派来保护织田大人您的忍者!我刚才看到明智光秀快完蛋了,就想拉他过来捡个漏……没想到拉错了人,所以……"
织田信长:"真是可恶极了!我先杀了你,再去找家康算这笔帐!看刀!"
服部半藏:"忍者守则第3条,遇到危险应该立刻撤离!……忍法*水遁之术!"转眼就钻入傍边的池塘中,消失不见……又挣扎着浮起来了!又沉下去了……水面上飘起一些血水和白沫……
织田信长:"忘了告诉你,这个池塘里有我刚买的一批南美食人鲳……"
 服部半藏的鬼魂:"忍者守则第17条,潜入和逃生时应该注意环境状况……"
这时,刚才织田信长和明智光秀作战的庙堂在烈火中轰然倒塌,扬起许多尘土.
织田信长:"啊,看来光秀还是死掉了吧……这样说这个忍者也许还救了我呢……安息吧,我会记住你的……他叫什么名字来着?"
服部半藏的鬼魂:"……"
 织田信长:"现在森兰丸去向不明,浓姬的 情况也很叫人担心……更糟糕的是地道、暗门一个也没找到……再去找下看看……"

信长来到本能寺大厅时,遇见了正在寻找他的明智秀满.
 明智秀满:"是 信长大人啊!看来正义永远指引着你我的命运!为了正义,在这里消失吧!第六天魔王!"
织田信长:"左马介!为一个已死的人卖命是没有价值的!"
明智秀满:"什么?!你说光秀大人他 ……"
织田信长:"死了!"
明智秀满瘫倒:"什么?!光秀大人他……(再度奋起)不!不对!光秀大人他是不会死的!你在骗我!正—义—光—龙—剑!"
织田信长闪开:"真是执迷不悟!这么慢的剑法是无法打倒我的!"
明智秀满:"好吧!看着吧!明智光秀大人!左马介先打倒信长再去找你!"变身→鬼武者*明智左马介(简称鬼*左马介)
织田信长:"哼!为了得到力量,不惜把身体出卖个魔鬼的家伙!"
明智秀满:"为了正义,为了大地的爱与和平,为了明智光秀大人,一切都无所谓!"
 织田信长:"就是你这样愚蠢的人太多,我‘天下不武’的理想才无法实现!"
 鬼*左马介:"接招吧!"鬼*左马介的沉重一击把信长打飞到墙上,刀也落到了一旁.
鬼*左马介:"再来一击就送你下地狱!然后我再去找明智光秀大人!"
织田信长吐了口血:"呃……确实很强啊……不过,你再敢攻过来的话,马上就可以见到光秀那家伙了,不过,是在地狱!"
鬼*左马介:"哼!这就是你的遗言吗?正义的最终奥义——天神破灭斩!!"
一声清脆的枪响,鬼*左马介倒在了血泊之中,挣扎了几下,就再没动弹了.
织田信长檫拭着手上的小银枪:"年轻人,要击倒对手的话,最好的武器不是剑,而是手枪!我的秘技*沙漠之鹰就是在对手出击时,掏出手枪将其击倒的一种格斗技!"
我说,你这能算格斗技吗……

信长正准备离开,突然听见了背后异常的声音,他猛然回头:"谁?!"
在他面前的是手持一个巨大电锯的浓姬:"信长,你果然是个……大傻瓜呢!"
织田信长:"我?大傻瓜?"
浓姬:"在你和左马介战斗的时候,这个大厅的出口已经被火封住了."
织田信长:啊!真的!那么地道……"
浓姬:"根本就没有那种东西!这个本能寺是明智光秀给我们设定的居所,他总不可能那么好心留路让我们逃走吧?"
 织田信长大失所望:"见鬼……话说回来,你拿那么大一个电锯干什么?"
浓姬:"说起来啊……它是父亲大人在我嫁来时给我的 ,父亲大人说:‘如果那个织田信长如传闻说的那样是个大傻瓜的话,就用这个杀了他!’"
织田信长:"寒一个先!这老头够黑!那么……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?"
浓姬:"这个电锯……用几号电池合适呢?"
织田信长:"斋藤道三那家伙当时肯定很无语……这么说你要用它杀了我?"
浓姬看看四周:"你觉得还有必要吗?你这个大傻瓜……看来我们都要在这里完蛋啦!"
织田信长:"确实如此……荣耀、威光、野望,都将在此付之一炬!现在回想起来,所谓‘天下不武’本来就无法实现啊!"
浓姬:"你现在才发现自己多么愚蠢吗?唉……"
织田信长:"人间五十天,宛如梦幻,问世间,何人又能长盛不衰!啊哈哈哈哈!"
浓姬:"是人间五十年才对!白痴……"
 在这次灾难中毁灭的本能寺,是著名文物古迹,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人类文化遗产.此次本能寺灾难直接经济损失数十亿元,各国专家无不为之痛惜.
数十亿元?如果能够给我十分之一的话……不行的话就百分之一、千分之一……实在不行万分之一也好啊……

          ★尾声★
山崎.山道上,独自奔逃的明智光秀:"可恶,拼死总算逃出来了……"
三个身影出先在他面前:"此路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欲过此路者,留下买路财!"
明智光秀看清了来者:"好久不见啊,前田庆次!已经沦落到与山贼为伍了吗?"
真田幸村、杂贺孙市:"你说谁是山贼?要不是没找到出这山的路又吃光了干粮,我们抢你干什么?"
前田庆次:"原来是明智光秀,一定又杀了不少人吧?"
真田幸村:"哦?这样啊!那我们就不是抢劫,我们是为民除害!我们现在就为死在你手下的可怜亡灵们……"
杂贺孙市:"讨还血债!!!"
明智光秀:"有趣呢……有本事就来吧,三个一起!"
三人大怒:"居然小看我们!大家围殴他!"
明智光秀:"飞天欲贱流最终奥义———魔哭鸣斩剑!!"
前田庆次:"这、这是……剑的四周聚集了无数的冤魂!"
真田幸村:"连天色也暗了下来,这到底是……"
杂贺孙市:"我听到了无数冤魂的哭喊!"
明智光秀:"来吧!你们也 变成亡灵!"
前田庆次大喝一声:"小白脸!近视眼!你们两个还楞着干什么?快跑啊!"
"救命啊!""怪物啊!""大家快逃啊!"三个人头也不回地逃走了.
我说,你们三个这次究竟是来干什么的啊……

明智光秀:"哼!就只有逃跑的本事吗,真是无聊!"
一个黑影突然袭来,光秀连忙闪开:"是谁?"
 竹千代(章鱼):"噗!"
明智光秀:"本愿寺显如的章鱼?来为主人报仇的是吗?开什么玩笑,怎么可能被你打倒?飞天欲贱流最终奥义———魔哭鸣斩剑!和显如到地狱去团聚吧!"
竹千代:"噗!"

数日后,赶回的羽柴秀吉发现了明智光秀的尸体,死因是窒息,奇怪的是在尸体的咽喉部位并没有发现人类的指纹,只有几条类似乌贼吸盘的印记.
羽柴秀吉:"奇怪啊……从没见过这种死法……"
在本能寺之变的一个月后,九州的岛津义弘发现有一只章鱼在沙滩上悠闲地享受日光浴,他从背后摸出了大锤:"今天的晚饭……吃章鱼烧吧……"
        (终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